[電影]總舖師  

片名:總舖師(Zone Pro Site)

上映日期:2013-08-16

類  型:喜劇

片  長:224

導  演:陳玉勳

演  員:林美秀、楊祐寧、夏于喬、吳念真、柯一正、喜翔、陳竹昇、脫線、吳朋奉、米漿、楊麗音

發行公司:華納兄弟

官方網站:http://www.facebook.com/ZoneProSite

 

光聽電影名稱並不會讓我湧起想看的欲望,這次純粹是阿華推薦才一起看的,

不過看完覺得非常值得;後來才發現網上有些負評,我只想說,有必要這樣嗎?

不喜歡有些人自以為或是真有點sense就把別人的作品批得一無是處,

只要有那麼一點值得欣賞或讚許的地方,對我而言就是有意義的,只是深不深遠罷了。

而〈總舖師〉是讓我再選擇一次的話,我還是願意花錢買票進電影院看的一部電影。

以下想看但還沒看過的人請止步,這篇會是大雷文。

 

有時候我們並不需要多高明的笑點,喜劇中最可愛的就是那些淡淡的幽默,

只是一點點,甚至有點老梗,卻能把觀眾們逗得樂開懷;

那是一種氣氛,眾人齊聚一堂享受同一部電影的歡樂。

 

楊祐寧在這部電影中的表現滿讓我跌破眼鏡的,操著不標準的腔調和發音,

營造出一種純樸又憨傻的氣息,讓他的「料理醫師」一角不會顯得太過嚴肅,

或變成那種囂張跋扈的討人厭角色,而是很親民很容易接近的路線。

相較之下,夏于喬演的就是漂漂亮亮、可可愛愛的角色,算討喜,

但即使沒看過她演戲,也沒有太大的驚艷就是了。

 

電影一開始以詹小婉(夏于喬飾)在演藝圈的情形作為序幕,讓人先看到她對演藝圈的熱忱,

還有她對下廚的闌珊意興,再和後面的努力做對比,讓人格外感動。

那兩個討債的出現後,讓詹小婉的生活變了調,東西收一收迅速搬家;

那個從頭至尾沒出現,好像也只被提一次的訊號不好的男朋友,

為這社會上許多段現實的戀情下了殘酷的註解,真正看透的竟是那兩個痞子。

 

我一直把詹小婉在街頭遊蕩時,搶她東西那個男人視為無賴;

沒想到他竟然是那個煮出的菜讓人能感覺到「做人的滋味」的憨人師。

但為什麼要安排這樣一個值得敬重的人過貧窮的生活,甚至讓他去搶呢?

這不免讓我對這個角色充滿了矛盾,或許這也是社會上許多所謂「正義」或「對錯」間的癥結吧。

 

「人生,有些事情忘了也好,但是行李很重要。」葉如海(楊祐寧飾)對詹小婉這麼說。

有時候帶了太多的包袱,除了身上扛了個沉重的負累,心更要隨時找機會喘氣;

我們總是太難放下太難選擇割捨,那麼不如讓遺忘幫助我們卸下那些不那麼重要的瑣事吧。

 

那個八卦的鄰居真是太白目又太寫實了,我只告訴你哦這種話似乎真的不太能信。

自以為在保守秘密像個傻子似的也就算了,如果影響到人家的生活的謠言真的很不可取欸。

 

還沒揭曉阿海的職業食,他去肉圓店吃肉圓後,告訴老闆:

「老闆,你這肉圓很難吃,難怪生意不好。」

聽到這句話心裡有點嚇到,卻也覺得滿好笑;

但想想這其實是很現實很悲哀的事,如果不是料理醫生,阿海告訴老闆實情嗎?

有時候我們不是想隱瞞真相,而是礙於所謂「禮節」或怕傷人自尊、傷人顏面;

不可否認的是我們選擇了沉默,因為怕他丟臉所以不告訴他很難吃,

但難道讓他繼續做難吃的東西給別人吃就不丟臉了嗎?

我也一直難以在這般「禮」和「道德勇氣」之間取得平衡,還處於矛盾之中。

 

蒼蠅師過世後,膨風嫂不得不接著他的路走下去,手藝輸人就算了,

聽到有女客人說「原來總舖師是女的,難怪噢。」真是滿不爽的。

被男人瞧不起就算了,女人為什麼要這樣洩自己士氣啊?

雖然我有時候也會擔心,女孩太多的團體會不會很難相處什麼的;

不過越相處、越瞭解,就越能看到人們的可愛之處。

男孩女孩一樣好相處,能力上也不見得有什麼差別,會有什麼問題很多都是出在個人吧。

 

要找蒼蠅師的老公公老婆婆談到結婚,膨風嫂就問他們是不是要娶媳婦;

我想這類的刻板印象也難怪罪,畢竟夕陽之戀和其他年齡層的結婚率比起來確實是少得多;

只是不免讓人思索到底有多少事情被我們視為理所當然,又有多少不同的事被我們視為不正常。

當年一起吃過的菜,如今要結婚了,當初那位主廚卻已經過世;

似是訴說著世事無常,但也未嘗不是歌詠著這對夫妻感情的長久。

 

「有了這桌古早菜,結婚才有意思。」

「沒結婚也沒關係啦,這樣也很好。」

結婚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呢?

有些人求個安定,有些人要個名分,我想結婚這件事對不同人而言都有著不同的重要性和意義,

真正重要的是當事者雙方能夠瞭解結婚對彼此的意義,在結婚這件事上達成共識。

這對年邁的情侶讓我想到〈失戀33天〉裡那對金婚的老夫妻,

已經結婚了,婚姻的過程中有過風雨,卻也這麼走過,年紀大後互相愛護、扶持著,

就要辦金婚儀式前不久,其中一人的生命將走到盡頭,

但生命逝去的悲傷之餘,其實未辦成這次金婚又何妨呢?

我想他們對彼此的意義和他們之間的意義,早就遠遠超過婚紗和金婚對他們的意義了。

 

「米粉是米做的,但米粉走出了自己的路,這才是炒米粉。」

好喜歡這句話,乍聽之下有點滑稽,卻是十分可愛又很中肯實在的一句話。

有時候我們憑藉著某些人的力量完成了一件事,卻像是罩在他們的影子之下;

一直以來,接收都是相對容易的,我也一直想學著在接受後加入自己的東西或特色,重新包裝後再呈現或給予。

而曾經有不好經驗作教訓的顧客,提醒許董膨風嫂做的東西不能吃,讓我覺得不平,

等到許董吃了之後的肯定,才讓我有種勝利的輕鬆感;

但這和觀點有關,現實生活中的自己,也總是用經驗法則來肯定或否定一個人。

人是會變的,或退或進,我告訴自己,未來可別輕易把話說死。

 

比賽開始後,一切都變得讓人緊張兮兮。

原本對做菜沒興趣的詹小婉開始認真研究父親的拿手好菜,

原本來催討債務的兩隻水腳變成了得力小幫手,

「召喚獸」為了他們心中的女神詹小婉四處奔走,

露絲米偕同虎鼻師巧合地被打包一起帶走,還成了某些關鍵,

憨人師在夜裡傳授詹小婉那些重要的小事,教她做人的滋味;

失去味覺的鬼頭師和一直幫助著小婉的阿海變成他們的地下對手,

得了便宜還賣乖的阿財說什麼也要贏,表情永遠這麼狡詐。

 

對自己沒興趣的事這麼投入是很不容易的,而詹小婉憑著那股衝勁,

或許是為了那對夫妻,或許是為了已逝的父親,或許是為了別的;

詹小婉為了看清楚食譜留下的痕跡把名牌口紅塗在筆記本上,

為了下廚把做好的彩繪指甲剪短,

婉為了準備比賽忘記了自己怕魚,甚至在有意識的時候決定自己上場炒鱔魚,

炒鱔魚的當下,蒼蠅師顯靈似地像是在幫她一樣,兩「人」一起在鍋旁吵著鱔魚,

那一幕真是太賺人熱淚了,幸好後來小婉炒到暈倒那段有人直接拿水把她潑醒,直接笑著取代。

 

那兩隻水腳明明是來要錢的卻也加入了準備比賽的行列,

過程中也曾經想放棄,大罵不幹了,膨風嫂馬上抓住時機說:「就是這個力氣!」

他們也是需要鼓勵、需要成就感的,白工做久了也會累、會灰心,

看到他們努力的樣子雖然覺得很好笑,卻也覺得滿感動的。

大家一起努力常能釀出革命情感,原來那筆債本來就不該是他們討的,

雖然覺得很欠揍,看到他們這樣走過來覺得很活該很好笑,

但也覺得如果誤入歧途的人都像他們這麼純真就好了(雖然討債的人這樣會虧本)。

 

本來只覺得「召喚獸」是三個很好笑的宅男,後來看到他們為了小婉東奔西走,

而且透過網路的強大力量完成了很多事,著實讓我嘖嘖稱奇;

或許有些事情的效果只是誇大,但前陣子的洪仲丘事件已經讓我大嘆網路的高效;

透過這三個宅男網民的熱血,這部電影讓神奇的網路再度發光,

不光是解決問題,原先互不相識或以為沒有共通點的人與人之間,也因為網路有了聯結。

 

露絲米這個角色對我來說滿奇怪的,讓虎鼻師扮演成功煮出料理的關鍵已經有點牽強,

竟然還讓待在他身邊照顧他失智的露絲米做這件事;

而且露絲米一開始事不關己,後來接收到請求還問有沒有獎金,

一拿到廚具就說:「這麼久了你們都不會做。」

儼然是把一切看在眼裡,卻在心裡譏笑著而沒有實質幫助,讓我對她沒什麼好印象。

 

對鬼頭師和阿海而言,這場比賽,他們想得到的不是那個名次,而是對自己功夫的肯定;

參加動機以及證明實力往往能看出一個人在乎的是面子還是裡子。

那阿財的嘴臉就不消說了吧,曾受人照顧、當人徒弟的,

一點也沒有感念過去感情的意思,完全表明是來廝殺的。

 

憨人師給我的印象從一開始的壞人有了大幅轉變,他是個有故事且會說故事的人,

除了用嘴巴說故事之外,還能用料裡說故事,傳到食客的心裡。

吃了他的料理會感受到「做人的滋味」,因此吃到的人都留下了淚,為什麼呢?

很想知道他們究竟感受到了什麼,做人真有這麼苦嗎?

而所謂的苦,是為了什麼呢?

好喜歡苦瓜、青椒和番茄間的小故事,即使苦瓜的後果很悲情;

所以當小婉問總舖師賺什麼,他能很豁達地說:「賺感情、賺人情、賺自己心裡高興。」

當小婉困惑:「別人幸福你就幸福嗎?」的時候,

他反詰:「不然別人痛苦跟你訴苦才幸福嗎?」

憨人師一點也不傻,即使是和小婉兩個人戴著紙箱到另一個空間去。

對我而言,這部片最深刻的意象非「戴著紙箱就可以到另一個世界」莫屬;

我也喜歡把自己丟到另一個世界,戴著紙箱看不到現在這個世界,

更能把自己的想像打亮,到海邊、到月球,還有任何地方。

 

「沒有古早心,怎麼煮出古早味?」這句話不只適用於料理,

我們常常追求速成,因為想完成一件事而希望完成它,卻沒有體會其中意義,

沒有從基層開始,沒有從心理準備開始,只是一個勁兒想往前衝、往上爬,

卻忘了那源頭最該投注的是一顆誠然的心。

 

直到片末,阿海好像還是沒有說出他為什麼坐牢,我覺得這滿可惜的,

雖然阿海已經有母親的番茄炒蛋故事,但加上這筆這或許可以寫出另一個感人的故事,

才不枉他說出了

「我的人生沒有要怎麼辦,那些都是我的獄友懷念他們媽媽的味道。就算是罪大惡極的人,也會懷念媽媽的味道。」的意義,

而這句話,馬上讓我想起《第五號房》([]謝曉昀《第五號房》)中的紅毛,心中又不禁糾結。

 

對了,只是無奈地順道一提,大學生又被噹了。

「拿傳家寶煮給你們大學生吃,不是太糟蹋了嗎?」

我有笑,但是也滿不爽的。

 

「每人都應該有他的主題曲,每一段時間也該有它的插曲,再聽到那首歌,才能回到那段時間。」

聽起來很玄,不過確實,突然聽到某段時間常聽的歌時,

那首歌真會像電視原聲帶一樣,勾起那段情節的畫面,做著什麼、想著什麼歷歷在目。

 

而「月霞」這個名字代表的意象啊,我沒有摸透。

她是連續劇中的角色,是虎鼻師送炒米粉的對象,是真正吃到炒米粉的許董的愛人,是最後和黃老先生結婚的老太太。

月霞是誰?象徵著什麼呢?

 

 

最後,我喜歡電影中讓他們比賽不是第一名的安排。

 

, , , ,

Posted by 史黛黛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