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很久沒當志工了。

有種太過功利主義的感覺,到後來連薪水少的打工機會都會覺得投資報酬率不高;

雖然薪水低的工作和志工應該是兩碼子事,目的不同。

 

這次的活動中還有幾個高中生自願參加,說是為了累積志工時數,還要拍下活動照片以茲證明;

然後就想起曾經的報導和批評,說這樣的動機是不可取的。

至少他們願意來做,我是這樣覺得的。

或許我們的教育體制讓某些事的動機不純粹不單純了,有時卻是難避免的,

有些事、有些教育透過這樣的手段來進行就是特別容易,也可能我這麼想已經偏差了吧;

但透過這樣的方式,讓孩子們接觸到這些活動,有時能讓他們發現自己是喜歡做這些事的。

可能只有一點點喜歡,但從行動中學習到什麼甚至獲得快樂,就很值得;

可能滿喜歡,卻不至喜歡到主動去爭取,因為這樣的動機而更加主動地接觸也未嘗不可;

也可能,因為接觸了這些活動,讓某些孩子發現自己非常喜歡當志工,從中得到無上的快樂和幸福感,

那麼,何樂而不為呢?

 

至於我,會參加沒有什麼動機,純粹是媽媽在公司問起時主動報名,並連帶把我和弟弟一起報上。

這次的免費健檢,媽媽工作的公司是贊助單位之一,所以也向各分公司徵了人手來幫忙。

其實我負責的工作超簡單的,隨著時間過去,本來覺得有點耗時間在做這種簡單又對我沒什麼幫助的事;

但轉念一想,如果沒有我們做這些簡單的事,大概有很多人需要做更複雜的事,也更手忙腳亂;

再者,透過這樣的活動,其實可以看到很多不同類型的人,觀察人物是件很有趣的事。

 

我本來被分配到的工作,是要讓健檢的民眾拿問卷來換抽血用的試管,並把試管編號填入問卷;

後來有個工作人員要弟弟到前面一點的位置去引導民眾排隊方向,弟弟擔心不會講台語,就叫我頂替他。

 

依據各時間民眾流量不同,排隊狀況和位置都不太一樣;

不過大部分的民眾看到一整排抽血的人,就會直接到那排人後面去等待,沒有人會想到後面一群人都在等抽血。

很多人會對我引導的方向持懷疑態度,反覆跟我確認,說他是要抽血,卻被我指引到了幾乎相反的方向;

我只能解釋有很多人都在等著抽血,所以必須排隊,而隊伍已經到遙遠的彼方了。

 

大家看到大排長龍的隊伍反應不盡相同。

表現驚訝大概是無一例外的,大部分的人也都露出了懊惱的表情。

但驚訝之後呢?

 

多數人會摸摸鼻子到隊伍末端排隊;

少數人會以為神不知鬼不覺想插到隊伍中間,

有的會因為後面的人想說算了而得逞,有的會被排隊已久的民眾制止;

有些人來不及接收到我的指引就直接去抽血區等待,有些人就算聽到我的話還是堅持在那裡等,

幸好負責抽血的人很配合,都會請他們先到後面排隊,他們才露出尷尬的表情去排隊。

 

有個中偏老年婦女一開始去排隊時不知道要先領試管,已經排了一會兒才被告知要去領試管;

她匆匆去領試管後想回到隊伍中接近原來的位置,表明自己剛剛已經排了隊,只是還沒拿試管。

我無權評價怎麼樣是正確的,不過這景象讓我印象很深刻,因為她上前的目標剛好是兩個出家人;

她和前面那個較年輕的尼姑說了狀況,那個尼姑看也沒看她一眼,倒是身後年紀較長尼姑拍拍她的肩,

說了類似「好啦。」或是「沒關係啦。」之類的話;

那婦女又補了幾句她剛剛已經在排隊的話,較年輕的尼姑只是一笑,沒看她就繼續跟著隊伍前進,

婦女轉而用眼神向年長的尼姑求救,那年長的尼姑沒多說什麼,只是淡淡一笑,輕輕把手放在婦女肩上讓她入列。

出家人啊出家人,就像信教的人那樣,其實我始終不知道他們信奉的是什麼,但顯然每個人心中的圭臬都不太一樣。

 

有個阿伯像很多人一樣在被我告知前就迫不及待往抽血區去,我趕緊跟上去說「要排後面喔!」

他才猛然一驚,發現要排這麼長;

我其實有點怕那阿伯會不理我,因為他長得有點嚴肅;

意外的是,阿伯說:「噢,要排到那裡去噢。呵呵,沒告訴我我怎麼會知道。」我給了尷尬一笑,

他倒回頭補了一句:「歹勢噢。」

這句歹勢反而讓我感到不好意思,因為我沒剛好站在能阻斷他們「無意間」插隊的地方,讓他們誤會了;

這個阿伯再次提醒我人不可貌相,也讓我知道還是很多人是溫暖而講理的。

就像很多把我們的服務視為理所當然的民眾當中,還是有些民眾(尤其是長者)會很親切很認真地笑著對我說:

「謝謝噢。」即使我做的只是告訴他們要去哪裡排隊。

 

靠近我這一代的人,好像比較常有愛面子或怕丟臉的問題;

或許就是很多人會說的,歐巴桑好像不怕丟臉,沒有面子的顧慮,

所以他們可以在安靜的地方很大聲地嚷嚷,或是不客氣地討價還價,

這些或許是刻板印象,甚至是某種歧視吧,我卻在這次的服務當中看到類似的情形。

有時候年輕一輩的被說太在意別人的眼光,因此畏畏縮縮,不夠勇敢;

但是在排隊文化裡,這種在意別人眼光造成的結果是正向的。

有些老人們不顧一切地想插隊,是年輕人拉他們一把,說:「要排隊啦!」

他們自己當然也想快點排到,誰不想呢?

但因為想到別人,而在意別人的眼光,而遵守規矩,我覺得不失為維護秩序的推手。

 

這一趟除了看了許多不同類型的人之外,還遇到意料之外的人。

我巧遇了我國小在學時的校長,雖然我們對彼此都陌生;

媽媽巧遇了國中英文老師和國小導師,她不好意思認英文老師,因為她覺得老師不記得她,

不過當她告訴國小老師自己是洗衣店的,她國小老師竟然就叫出她的名字,

不得不說,從以前我就覺得老師是種記憶力很強的生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史黛黛 的頭像
史黛黛

無理頻率 Unreasonable Frequency

史黛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