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暑假最後一週,終於又要和弟弟一起上台北了。

弟弟一直想在台北待上整個星期,說就算只是在叔叔家耗時間也沒關係,

所以決定要花暑假最後一個禮拜的時間在台北;

不過和叔叔家核對一下回國時間和他們的開學時間,發現沒辦法玩滿一個禮拜。

叔叔一家24號才回國,幸好弟弟還算懂事,知道給他們一些休息時間,

決定在25號搭早上八點的車上台北。

 

24號晚上本來考慮先去買票,忘記為了什麼作罷;

每次搭客運都是當場買票,覺得應該不至於賣完。

「但是暑假耶。」弟弟這麼說著,但我想都最後一週了又是早上八點的車,

應該不至於買不到票吧。

 

時間:2013/08/25

地點:統聯客運

人:弟弟

 

隔天早上準備好後到統聯客運買票,媽媽在車上要我先去看有沒有票,

確定買到票她再離開,那時還想應該沒必要;

我到櫃台買兩張票,服務員在等電話通的時候告訴我:「可能要等補位,應該是有位置啦。」

讓我心頓時涼了一截,補票這件事也讓人太難安排了吧,

而且一個人就算了,兩個人一起等,要是一個補上另一個沒補上不是很尷尬嗎?

所以我臉僵了一下,然後對方電話好像通了,服務員挑了一下眉,驚訝地說:

「哦?還有位置。」這句話簡直像是福音。

後來才發現我們真幸運,因為排在我們後面的人就真的要等補票了。

 

弟弟在買票前已經先去麥當勞買了一份超值早餐,等車時吃完還餓,就抓緊時間又去買一個堡。   

眼看八點就要到了,弟弟還沒回來,我也不管行李還在位置上,還是廁所先;

出來時弟弟已經回來了,幸好還能從容上車。

 

一上車就開心地心合個照,

然後衝著美麗的光線自拍一下。

 

看一下車上的螢幕,覺得好像是〈大尾鱸鰻〉,果不其然,

弟弟看到後就指著電視,我說:「〈大尾鱸鰻〉?」他就很激動地點頭,

雖然他說〈大尾鱸鰻〉沒什麼重點。

雖然還沒看過,但要在車上看完一部電影實在滿累的,睡睡醒醒也沒很認真看,

不過透過片段劇情就知道郭采潔的個性很可愛,是討人喜歡的個性。

 

〈大尾鱸鰻〉播完播〈變身〉,弟弟說怎麼都是他剛看過的。

他說要是〈變身〉播完播〈志氣〉就太可怕了,剛好是他最近看的幾部,

終於等到〈變身〉播完,雖然沒有那麼邪門地播〈志氣〉,卻重新放了〈大尾鱸鰻〉哈哈哈哈哈。

弟弟想看窗外把自己蓋在窗簾裡。

統聯客運 統聯客運

他早餐已經吃了兩個堡,在路上還是吃起了卡迪那。

 

一上車就吃了一顆酪梨,但我一直很節制不讓自己攝取太多水分,無奈尿意還是無情襲來;

幸好到某一站之前司機廣播告訴大家等一下會停車休息五分鐘,我就開始默默喝一些水。

到站後,弟弟要我先確認是不是能下去上廁所,不過我疾走到前面時,司機已經下車了,

問了一下當站的服務員洗手間在哪裡,就迅速走向它。

我動作真的滿快的,其他人可能也怕隨便下車錯過上車時間,所以有些猶豫,

嘿嘿尿意衝頭讓我當機立斷,率先使用洗手間然後回到遊覽車上。

 

一直在想遊覽車會不會把下車的乘客遺忘了,更害怕的是自己就是被遺忘的那個人。

開車前,看到司機上來點人頭讓人感到安心。

車開了不久後,司機才說車上的化妝室在車子右側放行李的空間旁;

或許是沒有很希望乘客在車上上廁所吧,這還是我最近幾年來第一次聽到司機宣布這件事,

每次都要自己納悶很久到底有沒有洗手間,然後還是抱著疑問憋尿到目的地。

 

現在車上的廁所和之前用過的好不一樣。

之前用的是在車身側門的另一側,要往下透過一道樓梯走進去,馬桶是坐式,大概容納一個人站進去;

現在是在行李堆放處旁邊,門矮了很多,要彎腰才進得去,馬桶是蹲式,連站直都沒辦法。

不管怎麼樣,車上有廁所真是太好了。

  

終於把窗簾拉起來,看到外面的景色。

其實出來玩,無論景色如何心情都很明亮。

 

話是這樣說,這麼好的天氣還是有加分的,

天空好藍好美麗。

統聯客運  

本來要拍久違的路段,可惜相機拿出來時彎彎曲曲的路已經過了。

 

到京站後本來想找個地方坐下來吃午餐,然後好好逛一逛;

先去電梯口找吃東西的樓層。

 

  

電梯上樓、下樓的標示明明很清楚,沒想到弟弟竟然不會看。

一班向下的電梯來了,我本來準備要進去,他向裡面探了一下頭,做了什麼決定似的讓電梯門關上;

我問:「怎麼了?」他竟然說:「沒有啊,我不知道它要上去還是下去的。」

台北轉運站

 

然後我才告訴他應該怎麼看,不然我們是要在電梯門前等到天荒地老嗎?

(到現在還是覺得很疑惑,因為明明所有電梯都是這樣,他也不是沒坐過電梯啊。)

錯過電梯一副蠢模樣。

 

出電梯看到了大面鏡子,停下來拍照,弟弟說他這張有顯瘦。

 

在那裏用餐的計畫泡湯,因為京站人超多!

據說現在京站又復甦,而且當天是禮拜日,到的時間又是用餐時間,坐無虛席。

走來走去繞來繞去就是看不到我們能坐的空位,索性決定買回去吃;

(沒吃飯也沒心情沒體力逛,等於是一次放棄兩個行程)

「隨便買個麵包還什麼的吧。」我說,然後到之前去過的一家麵包店去逛。

但我龜毛的個性在麵包店又展露無遺,左看看又聞聞後決定不買了,弟弟本來想買法國麵包也因為我不買而作罷。

 

出麵包店後看到Subway,就興起問沒吃過的弟弟要不要吃,終於塵埃落定。

這傻孩子,人家明明有問他料是不是都要加,他說是,後來才問我:「這該不會是青椒吧?」

總是這樣,急著回答別人的問題,問題還沒思考清楚甚至聽清楚就先回答,跟媽媽一樣。

(好啦我承認我有時候也會,但是後悔的時候我會學乖提出更正要求。)

 

台北轉運站

 

噹啷,弟弟的Subway初體驗。

台北轉運站

外帶美食區也被占據。

 

台北轉運站  

 

好不容易叔叔又有車了,本來想請叔叔來載我們,

沒想到他前一天告訴我們鑰匙遺忘在牙醫診所,禮拜日牙醫又休診,我們只好坐計程車去叔叔家。

 

計程車司機應該覺得我們超有事吧,一上車報了地址就拍照。

耶好吃的Subway,點的是清爽的素食堡,好久沒吃了真懷念。

 

到叔叔家後一邊吃午餐一邊跟五嬸聊天就忘了拍照,只能附上一張未開封的圖。

計程車

 

每到一個地方就要一起拍一下照,看來弟弟也開始享受拍照的樂趣了。

 

白天在戶外拍照就是有這個好處,光線讓皮膚看起來很好,但平時會讓皮膚變黑就是了唉,

所以在交通工具上自拍總是特別欲罷不能。

弟弟事業做很大,我常常沒接到手機,他的電話就變多了哈哈。

   

回到叔叔家,兩個人開始吃起Subway。

整個用餐過程都一邊和一陣子沒見的五嬸聊天聊到忘我,什麼都沒拍;

用餐完弟弟已經到房間找樂子,我好像還持續跟五嬸聊了快兩個小時。

 

弟弟不虧是當日糗哥,鬧了不少笑話。

佳佳回來後,他看著佳佳的衣服說:「妳是獨輪車社的噢?」

佳佳說:「蛤?」他又問:「獨輪車會不會很難?」

「什麼啊?我哪時說過我是獨輪車社的?」佳佳不解,我也在疑惑。

「妳身上這不是獨輪車社的衣服嗎?」然後我大笑。

「是國樂社啦!」

把樂器看成獨輪車也是滿有創意的。

 

讓人心情美麗又溫暖的台北耶。

 

吃午餐時,五嬸就先預告了叔叔說今晚要去「一風堂」,我馬上說弟弟已經期待很久了;

其實我自己心裡也有小小期待啦,因為上次弟弟來台北吃我沒有一起來。

 

地點:一風堂(台北敦南店)


檢視較大的地圖 

人:叔叔、五嬸、弟弟、佳佳、小傑

一風堂

 

一行人坐了兩台計程車到「一風堂」,果然要排隊等位置,不過很多人一起等比較不無聊。

站在店門口拿著手機看金庸很好殺時間,而且相機在手,無聊的時候就找人拍拍照。

還藉機拍了團體照。

弟弟和小傑一直糾纏在一起。

 

小傑一度跟我拿相機去拍照,實在滿少人會這樣,不過也因此有些意外的照片。

例如:佳佳不太會對我做的表情。

 

一風堂在外面等的時候就決定好了要點什麼,我的選擇。

 

好不容易等到叫我們進去,還是得在店裡坐一下。(至少是在店內坐下了)

大家感覺都等得有點累。

 

店內空間和一般店面沒有太大不同,不過整間店的色調以紅白黑為主,有很強烈的對比感。

一風堂 一風堂 一風堂 一風堂   

 

面前放了這堆東西。

一風堂

 

一風堂搗蒜器、紅薑、蒜頭、國寶茶

一風堂特別介紹了國寶茶,

我平常都喝熱的,第一次喝到冰的;

小傑不敢喝,但我是覺得香香的沒什麼讓人抗拒的味道。

 

吃起來跟水薑好像沒什麼不一樣的紅薑,最喜歡有這種小介紹的貼心了。

一風堂

 

好像是為了等佳佳的冷麵,我們的麵都會慢一點出(?)

反正無聊的時候就一直拍照,

也幫叔叔和五嬸拍了一張合照,每次要幫人家拍照不知道對方願不願意都好尷尬噢。

 

果然有名氣的店就是不一樣,永遠都有大排長龍還要領號碼牌的客人,

大概是為了維持品質,不提供外帶或打包服務客人們也只能接受。

不過服務態度滿好的,服務員們都很親切,聽到我們閒談間說需要白開水,

有個男服務員馬上就問我們需要溫的還是冰的,然後滿足小傑加兩顆冰塊的需求。

 

送上了小刈包,真的好小,各切成兩塊一人吃一塊。  

一風堂

長得超可愛看起來好好吃,還有幫助解膩的生菜。

一風堂咬一口後。

香是香,好吃是好吃,不過畢竟是三層肉,還是稍嫌油了點;

我平常也很覬覦魚和肉肥滋滋的部分,不過不知道是口味重了點還是怎麼樣,就是覺得太膩,剩下的給弟弟了。

 

拉麵終於送上來了!

這是我的赤丸新味,好像說是有辣味噌但吃不出來。

湯頭很香,不過就是真的太重口味、太油了,我以為日本是以清淡出了名的;

裡面的叉燒肉也是油滋滋,不過因為切得薄薄的也只有三片,當成好吃的香香的肉吃下去很滿足。

一風堂

我的麵硬度是叫中等的,聽服務員說這麵條比較細所以會比較軟,本來有考慮較硬的,

不過吃了還是覺得比我平常吃的較粗的拉麵條硬,很喜歡它的口感。

一風堂拌開後的樣子。

期待的糖心蛋,它是另外加的。

一風堂

吸開之後就變這樣,蛋白要全熟實在太難了,半熟蛋還是要這樣蛋白微生的時候最迷人。

一風堂  

吃得飽飽的坐車回去,雖然卡個肚子還有變胖的疑慮,但偶爾吃個重口味的東西也是好滿足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史黛黛 的頭像
史黛黛

薇觀/StayC's View

史黛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