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3/09/06

人:自己

 

為了看仰瑄的戲,今天又上台北;

本來打算吃完午餐再上來,不過既然也不會做什麼正經事,又怕到的時候太晚,想說先到台北逛一逛也不錯。

於是坐了早上八點的車,真是噩夢的開始。

 

統聯客運  

 

早上匆匆吃了早餐,把一切東西準備好,和媽媽一起出門,先到客運站等;

還以為開學了很容易買到票,沒想到七點出頭到還是得等補位。

後來有個老太太也來等補位,她問駐站服務員附近有沒有賣包子的地方,服務員小姐也想不太到,

老太太說她吃素,服務員就說可能要走一段路到某家早餐店看看。

溝通一陣後,服務員突然想到什麼似地往後翻找,說:「還是妳要吃這個?」

我以為是放在站裡的零食,沒想到她接著說:「這是我媽媽今天讓我帶的。」

我這才驚覺那可能是她媽媽替她準備的愛心早餐,心裡頓時感到一股激動的暖流流過。

雖然那老太太的拒絕方式有點太不客氣了:「我不要吃這個。」

也不知道後來服務員告訴她該去哪裡找的,總之老太太是順利買到她的早餐了。

 

快七點四十的時候,服務員通知我和老太太補到位了,我就上前買票;

她順道讓我填了問卷,我剛大受感動,關於服務員的問題我幾乎都給最好的評價。

不過問卷這件事實在是有點失真,像是問這次車子到達的時間是否準時,

可車子就還沒來是要怎麼填啊?只好以之前的經驗來寫,但感覺有點失去做問卷的意義了。

 

等車的時候,好好地在位置上看《花街樹屋》,總覺得會比我賴在家裡的時候專心。

車子來了,我坐在後門上來第一個位置,本來是期待有個小桌子之類的空間可以讓我放書;

雖然沒有,卻享受到另一個福利:找到可以放腳的小空間,不然每次我的小短腿都懸在半空中不知所措。

統聯客運   

還特別提醒不能抬腳,雖然平常也不會伸太高,可是可放腳那根稍嫌低了一點。

統聯客運

 

往下面行李擺放區看,應該可以想像車上幾乎都是老人。

統聯客運 好多用麻布袋裝的東西。 

 

好像是到了高速公路的時候,車子開始以龜速前進,走走煞煞的,讓我開始擔心;

果不其然,應該是因為上班時間的車潮,到台北多花了快一個小時才到。

這次總算拍到好久不見的大彎。

統聯客運

拍起來超漂亮的。

統聯客運

每次拍到這種照片都會覺得愜意旅行隨手拍的感覺真好。

 

到京站後有倒抽一口氣的感覺,本來以為高中以下開學後的星期五人應該不會太多;

雖然有考慮過逛街多都是大學生,還是抱有一絲期待,不過看到人潮就死心了;

人還是很多,不少年輕人也不少長者。

心裡盤算著,想吃Subway可能也不一定有辦法好好坐下來吃了;

坐到了B3,左繞右繞就是看不到Subway,忘記它在哪了,突然發現這裡也有明德素食,

就在附近找了個位置坐下。

幸好這次不是大爆滿狀態,好好找一下還是可以看到少數空位。

 

這天是我的多醣類日,已經想好要叫一碗胚芽五穀飯,所以菜就沒盛很多;

可是這樣竟然要90元!

我強烈懷疑是我做了蠢事,因為拿餐盤到櫃台的時候店員在忙,

我又忘了把盤子放在秤重機上,她一轉過來跟我問了飯之後就說90元,

我到現在還覺得這是我上一個人的價錢。

京站/台北轉運站

那個包得很像手捲的東西裡面好像是蘆筍,本來以為是單純包著蔬菜,不過事實證明是我想太多了;

裡面當然有加美乃滋,好像還有花生粉;

蓮藕和我上次吃到的不一樣,是和梅子一起料理的,吃起來就是有淡淡的梅子味,倒覺得沒泰特別;

幸好紫米沒盛太多,因為它不是單純米,是甜的。

京站/台北轉運站  

又要拍一下設計過的衛生紙。

餐盤上的餐紙上面寫了一堆關於卡路里消耗的資訊,雖然覺得很多東西因人而異,無聊時還是滿能打發時間。

 

為了避免發生上次的慘案,這回到台北之前就先查過星巴克的網站,

發現9月6日剛好也有星巴克買一送一;

剛到京站經過星巴克的時候人超多,後來先去吃了午餐才回來逛,剛好是人比較少的時候,

就進去排隊,一樣點了一杯大杯每日精選,要他幫我包一杯起來。

京站/台北轉運站

等待的過程中剛好有一桌客人離開,順勢放了包包在上面,領了咖啡坐在位置上一邊喝咖啡,一邊看書;

待了一陣子,打電話給家琳,要她到站再打電話給我;

為了不占位占太久,把一杯喝完後,就帶著另一杯離開星巴克去走一走。

京站/台北轉運站

晚餐不知道該吃什麼,又不想放棄Subway,所以上網查了一下,才發現Subway是在B2;

怕到時候有個萬一,就想先到Subway去買好放著晚餐時間吃;

點完餐帶著東西到座位上,繼續翻開小說開始看。

京站/台北轉運站

這位置配上這光線好美,不過上下椅子的時候發出機機乖乖的聲音有點可怕又有點糗。

京站/台北轉運站  

待了一陣子後又想去上廁所,這裡的廁所幾乎都滿乾淨,但好像是一樓的這件化妝室特別精美!

裡面有個空間放了高腳桌,桌上放著鏡子方便女孩們補妝,旁邊還有全身鏡可以整理服裝;

角落還有小沙發,可以坐下來好好擦腳的防曬,不過數量有點少就是了;

補完臉上防曬剛好有兩個女孩走進來,也沒要上廁所也沒要補妝,竟然就坐在沙發上聊天 

京站/台北轉運站

廁所裡面也看起來好高級。

京站/台北轉運站

 

 

一個人無聊就往轉運站的方向走,才意外走到好久沒來的地下街,

之前幾次大概是時間也不多,都沒走到離京站太遠的地方。

京站/台北轉運站

想說只是逛個地下街應該還好,就快步走進去,沒想到走到一半餘光突然發現「特價」兩個字,就走進了服飾店;

於是好幾張鈔票就這樣滑出去了,這次買了幾件家裡比較少的紡紗,不過自己出來再怎麼都不買290元以上的就是了。

(應該算是僅有的底線吧)

 

看到家琳的簡訊,再看看時間,想想她應該也快到了。

之前買的I-cash悠遊卡不知道丟哪去,怕見到家琳時太晚,就到捷運站要買悠遊卡;

進站就看到旁邊有提款機,為了彌補剛剛意外手滑的缺失,趕快補一下荷包,不然錢不夠就糗了;

領完錢去買悠遊卡,然後到旁邊去等家琳。

京站/台北轉運站

一次真的不能喝太多咖啡。

不知道是我跟星巴克的杯子有仇還是怎麼樣,好好坐著喝也滴出來,帶著邊走邊喝也會灑出來;

所以第二杯星巴克也喝了好一些,喝到有點貧血,自己一個人在捷運站等人都有點害怕。

 

總算等到家琳,除了值之後我們在想要先去和猛魚他們會合吃飯還是各吃各的;

同樣是淡水線,如果要先去找猛魚他們,就得先坐到公館站,吃完飯再坐回頭到中正紀念堂站。

我說不如到中正紀念堂吃,家琳打給他們不知道說了什麼,後來決定分開吃;

我說我已經買Subway了,所以她想吃什麼我都可以,沒想到家琳說她也要吃Subway,

早知道就一起買了,省得我帶著一個漸漸不新鮮的Subway亂晃。

 

最近每次都點素食蔬菜堡(全麥麵包)。

 京站/台北轉運站

 

吃完Subway還有一些時間,家琳就說那我們再去逛一下中山地下街好了;

從去吃Subway到去逛地下街都是我帶路,她還笑說自己竟然一直跟著一個路癡走。

說要逛街的是她,結果我竟然又在同一間店敗了一件衣服,才剛領錢啊。

連老闆娘都問我:「妳下午是不是有來?」

 

在看秋天長洋裝的時候,家琳跟我說某一件有胸墊,

旁邊一個也在看衣服的女生就馬上問:「哪一件有胸墊?」

然後問我們是不是也要找睡衣,她說她覺得那些長洋裝材質很適合當睡衣,可是穿起來有點太性感;

我說反正睡衣自己看而已沒差吧,她說她要當睡衣也要當家居服,太性感不能穿到客廳,

我說:「哦,還可以出去買個東西那種。」她說對,

家琳說:「要可以出去倒垃圾的。」那女的瞬間變超激動,說:「對!妳懂!就是倒垃圾!」

是有多愛倒垃圾?

邊看衣服邊小聊一陣後,看看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就說我們要走了,

那女生還問:「蛤你們要走了噢?」

我說我們還有事,就跟家琳一起離去。「那女的好熱情噢。」家琳說。

「想說好不容易遇到妳知音卻那麼快就要分開了吧哈。」我說。

「但她嘴巴好臭,不知道是吃了大蒜還是什麼。」

然後我突然開始緊張,因為整天都在喝咖啡,嘴裡都是咖啡味,

「不會啦,妳這樣我聞不到,剛剛她這麼近我就聞到,好臭。」不知道是開心還是覺得好笑,但我笑得很開懷。

 

快步回到捷運站,坐到中正紀念堂。

其實應該早點過來的,因為小美跟家琳說到中正紀念堂只要5分鐘,沒算走路的時間,

雖然不遠,卻還是有點趕,沒辦法好好看一下第一次來的國家戲劇院。

國家戲劇院

超大超壯觀,有機會再來一定要好好看一下。

國家戲劇院    

來台北的家當有點多,原因之一是把我的高跟涼鞋帶來了;

直接穿著它太久腳會痛死,但是又怕國家戲劇院不能穿拖鞋入場;

不過我到了沒換鞋,和家琳在入場過程中也沒被攔下來。

(言下之意就是那雙鞋白帶了)

其實也幸好沒換那雙鞋,不然在這麼暗的劇場,還要爬階梯感覺就很危險。

 

到劇場裡才發現,原來實驗劇場沒有劃位,是自由入座,所以我們一行人得分開坐了。

看到猛魚和孟瑋的位置超好,應該是滿早就來了,

我們快到實驗劇場的時候孟瑋打給我,她們很擔心我們趕不上;

眼神往旁邊一瞄,竟然是阿雞,雖然驚訝卻也沒那麼驚訝,感覺他看戲真得看好勤。

 

我跟家琳找到位置坐下來準備開始看這齣仰瑄當製作人又當演員的音樂劇〈下午,美術館裡的四個人〉([戲劇]下午,美術館裡的四個人)。

雖然已經買了〈天堂邊緣〉的票,當初要再買這齣戲的票時很捨不得荷包,

不過現在想來一點都不後悔,因為真的超好看,而且每個演員聲線都超迷人。

 

中場休息的時候,突然聽到有人叫我本名,嚇了一大跳。

轉過去發現右後方是魚尾,大大驚了一下,後來又發現他左邊坐的是一圈王子;

腦中浮現「殊途同歸」這四個字。

 

看完了戲,我們在場外等大家會合,想等和仰瑄拍照;

一直有人去和仰瑄講話,好不容易大家集合了,我們呼喚著仰瑄,

仰瑄和她朋友說:「欸不好意思,我的學生。」

然後就跟我們說要拍要快,因為他們又得回場內了,真辛苦。

阿雞自告奮勇幫我們拍照,雖然我的相機拍起來畫質很差,又只有我的臉莫名地亮到看不清,

不過第一次現場看仰瑄演戲還可以跟仰瑄拍照真是太好了 (*˘︶˘*)

 

看完戲,大夥兒又搭上捷運準備在捷運站分道揚鑣。

坐到台北車站,我查了一下路線,要轉板南搭到市政府站,家琳還叮嚀我照著指標走;

但我又不是第一次自己搭捷運了,上一次也是跟夜貓到台北啊。

 

出了市政府站,要等藍26,等了好久終於等到了;

很多人說過,上車跟司機確認就不會錯,於是我很認份地問司機:

「請問是有到民生社區嗎?」

「三民路。」我把句號當成問號,以為司機聽錯了,又說一次:「民生社區。」

司機好像不耐煩了,就搖頭說:「三民路啦。」

我一聽好像不是,就咚咚咚馬上跑下車,打電話給叔叔:

「叔叔我剛剛上藍26問司機是不是到民生社區,他跟我搖頭說是三民路欸。」

「對啊三民路口啊。」咦?

「可是司機跟我搖頭,所以我就下車了。」突然覺得自己有點蠢。

叔叔說那就等下一班好了,本來很認命地真的要等,後來發現跑馬燈顯示下一班要等35分鐘,

又打電話問叔叔從市政府坐計程車到家會不會很貴,叔叔說那我搭計程車去好了。

 

上了計程車,告訴司機地址,司機開了約莫五公尺後還跟我確認,我說嗯;

結果又繼續該了十來公尺吧,他突然問:「小姐,借問一下那條路是在哪裡?」

差點沒暈倒,他不知道在哪裡為什麼不早點說呢?

我也沒想到可以直接報地標跟大方向,因為我以為他壓根不知道怎麼走,

面露尷尬說:「我不會指路欸,等我一下喔。」立刻打電話給叔叔求救。

接通後跟叔叔說明了情況然後把手機遞給司機,司機講一講後才恍然大悟,

手機還給我的時候說:「謝謝喔。噢原來在那裡,靠腰啊我就忘記了。」

我只好笑笑說沒關係,然後一路坐到叔叔家那條路上,他開始看門牌,看到底要往哪邊開;

雖然路邊景象滿熟悉,但我平常也沒什麼該往哪個方向走的意識,

只好憑印象跟司機說應該再前面一點,啊看到那間就可以停下來了。

最後要付錢的時候我看到表調到115元,但還是問了一下多少,

司機猶豫一下說:「110。」我還想:「總算你還講道理。」

早知道就拿剛好給他了,因為東西太多懶得再拿零錢包出來,就直接拿200元給他找,

回來後檢視錢包才發現,他只找我85元,讓我滿不爽的;

要收115元就說115元啊,這樣欺騙我的感情對嗎 。゚ヽ(゚´Д`)ノ゚。

 

踏進叔叔家時,五嬸跟小傑已經睡了,佳佳在寫理化。

邊吃水果邊和佳佳聊了些話,做了些蠢事,才跑去洗澡準備睡覺;

不知道隔天什麼時後才會回家,所以睡前決定先把粉絲專業預計要po的小篇心得先交出去。

 

佳佳說她同學跟她說彭于晏是同性戀,為此一直耿耿於懷,要我幫她問一些雷達;

後來她又安慰自己說,有人說造謠的同學說出來的話根本不能信,但她仍然渴望從我這裡得到答案。

「就算他是同性戀也沒不會怎樣啊。」我說。

「可是我已經想好了,我想要他跟陳意涵在一起。」佳佳不知道在堅持什麼哈哈。

「就算他不是同性戀,他也不一定會跟陳意涵在一起啊。與其讓他跟妳不喜歡的女生在一起,不如讓他跟一個帥哥在一起。」

是歪理沒錯,但聽起來也滿有說服力吧,可惜佳佳一番掙扎還是無法接受,小女孩真可愛哈哈哈。

 

突然想到八月底和弟弟一起上台北的時候,叔叔還煞有介事地問我:「妳是不是很喜歡彭于晏?」

「沒有啊,是佳佳吧。」

「不是受妳影響嗎?」疑心病超重,他根本覺得佳佳的一切行為模式都是我影響的;

好吧,我承認確實是影響弟弟和佳佳不少,不過也不是那麼徹底好嗎?

「不是,這完全跟我無關啦。」帥是帥,但我對彭于晏就是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史黛黛 的頭像
史黛黛

無理頻率 Unreasonable Frequency

史黛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